《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長沙》詩詞鑒賞

時間:2019-12-02 15:41:56

毛澤東在《沁園春長沙》中,由于選取物象典型,表達意象生動,組合意象巧妙,創造出了高遠的意境,形成了一幅幅壯闊的畫面,使得這首詞具有很強的審美效應。下面就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長沙》詩詞鑒賞,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原文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

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

漫江碧透,百舸爭流。

鷹擊長空,魚翔淺底,

萬類霜天競自由。

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攜來百侶曾游,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

書生意氣,揮斥方遒。

指點江山,激揚文字,

糞土當年萬戶侯。

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注釋

①沁園春:詞牌名,由東漢的沁水公主園得名。

②橘子洲:在長沙附近的湘江中。

③舸(gě):泛指船:此指大船。

④同學少年:毛澤東于1913年至1918年就讀于湖南第一師范學校。1918年毛澤東和蕭瑜、蔡和森等組織新民學會,開始了他早期的政治活動。

⑤沉浮:比喻事物盛衰、消長。

⑥遒(qiú):強勁有力。

⑦崢嶸歲月稠:不平常的日子是很多的。崢嶸:山勢高峻,比喻超越平常,不平凡,不尋常。稠:多。

⑧悵寥廓:面對廣闊的宇宙惆悵感慨。

⑨擊水:這里指游泳。

⑩淺底:清澈的水底。

譯文

在深秋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里,我獨自佇立在橘子洲頭,眺望著湘江碧水緩緩北流。

看萬千山峰全都變成了紅色,一層層樹林好像染過顏色一樣,江水清澈澄碧,一艘艘大船乘風破浪,爭先恐后。

廣闊的天空里鷹在矯健有力地飛,魚在清澈的水里輕快地游著,萬物都在秋光中爭著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面對著無邊無際的宇宙,(千萬種思緒一齊涌上心頭)我要問:這蒼茫大地的盛衰興廢,由誰決定主宰呢?

回想過去,我和我的同學,經常攜手結伴來到這里游玩。在一起商討國家大事,那無數不平凡的歲月至今還縈繞在我的心頭。

同學們正值青春年少,風華正茂;大家躊躇滿志,意氣奔放,正強勁有力。

評論國家大事,寫出這些激濁揚清的文章,把當時那些軍閥官僚看得如同糞土。

可曾記得,當年我們在那浪花大得可以阻止飛奔而來的船舟的激流中一起游泳?

賞析【一】

“意象”是我國古典美學中的一個術語,它包括“意”和“象”兩方面的內容。這里的“意”指的是創作主體的思想感情,這里的“象”指的是作為創作客體的客觀物象。詩歌的意象就是詩人的思想感情與客觀物象的融合,而意境則是詩人通過種種意象的創造和組合所構成的一種充滿詩意的藝術境界。毛澤東《沁園春長沙》這首詞不僅內容豐富,而且氣勢磅礴,畫面壯闊,意象壯美,意境高遠。筆者認為,如果從意象美的角度去賞析這首詞,對準確把握這首詞的思想內容及藝術特色也許能另辟一徑。

《沁園春長沙》一詞的意象美突出表現在景物的選取上,作者視野開闊,選取的景物或廣博,或宏偉,或雄峻。以上闋“看”字所總領的幾句詞為例,有山上的“層林”,有江中的“百舸”,有空中的雄鷹,有水底的游魚。而從景物的狀態看,有靜態的火紅的楓林,有動態的“爭流”的“百舸”等。作者從遠望到近觀,從仰視到俯瞰,天長地闊,山紅水綠,“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陸機《文賦》)。

作者對景物的選取,在很大程度上是制約于立意的,古代文人墨客的“悲秋”“傷秋”“嘆秋”等詩文就正是由他們特定的“意”所決定的。譬如,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將“意”立在“斷腸人在天涯”,所選之“象”便自然是“枯藤”“老樹”“昏鴉”“瘦馬”等;杜甫的《登高》將“意”立在“萬里悲秋”“艱難苦恨”:上,所取之“象”也自然離不開那“哀猿”“落木”等。毛澤東的立意積極向上,昂揚奮進,他所取的“象”,就自然是那些競相向上、生機勃勃的景物了,如萬山、層林、百舸、雄鷹、游魚等。

《沁園春長沙》一詞的意象美還表現在意象的表達上。意象的選擇固然很重要,但意象的表達則更應別具匠心。詩人筆下的意象不應是客觀的白描,而應是“灌注了生氣的形象”(康德語),毛澤東在《沁園春?長沙》中為了給選取的客觀物象“灌注”更多的生氣,很注重意象的表達,如上闋中“看”字所總領的一組意象群,其中“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中的“萬”“層”“漫”以及“遍”“盡”“透”這些詞在范圍、程度、層次等方面,使紅綠兩色更為突出,更為豐富,更為濃艷鮮明,令人感到可愛。詩人除了表現山紅水綠的靜景的優美外,還著意描寫事物動態的壯美,“百舸爭流”中的“爭”字,給碧綠無塵的江面增加了昂揚奮進的氣氛,活現出千帆競發、爭先恐后的熱烈場面。“鷹擊長空”“魚翔淺底”中,由于“擊”“翔”這兩個富有創造性和表現力的動詞的運用,準確而生動地刻畫出了在萬里長空中鷹飛的矯健和在清澈見底的江水中魚游的歡愉自在,如果把“擊”“翔”換作“飛”“游”,就表達不出雄鷹展翅飛翔時矯健有力的姿態,表達不出魚游水中那輕快自在的情趣。詩人在“萬類霜天競自由”中用一個“竟”字,則有力地突出了在寒秋嚴霜下的萬物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讓人感受到詩人對大自然的無限熱愛和由衷贊美。

《沁園春長沙》一詞的意象美表現在意象的組合上。詩詞中的意境不僅包蘊在一個個意象之中,更體現在意象的組合關系之中。詩人們寫詩,往往將一個個單一的意象按照美的規律,組成有機的、有時空距離的、有層次的畫面,使其產生連貫、對比、烘托、暗示等作用,向讀者展示絢麗多彩的生活圖景,傳達豐富多彩的思想感情。詩人們常用多種方式來實現意象的組合,毛澤東在《沁園春長沙》中主要采用并置式和輻射式兩種方式。

詩詞意象的并置,如同電影鏡頭的蒙太奇組接,主要將單個的意象以并列的形式相互并置在一起,從而形成全詞整體的“復象美”,亦即組合美。如上闋中“看”字所總領的一組意象群,從整體上看都是并列關系,詩人以并置的手法將意象組合在一起,并且注意動靜搭配,遠近結合,從而構成一幅色彩絢麗的“湘江秋色圖”。又如詞的下闋中所回憶的往昔生活,也是兩兩并置,突出了年輕的革命者奮發向上、敢作敢為的精神,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幅生氣勃勃的“少年學子圖”。

詩詞意象的輻射,即在群體意象中以一意象為中心并由此向四周“輻射”而形成一個意象群。仍以上闋“看”字所總領的七句為例,“萬山”“層林”“百舸”“雄鷹”“游魚”等意象則是在中心意象“萬類霜天”的輻射下形成的,下闋中的“指點江山,激揚文字”這兩個并置的復合意象也是在“風華正茂”的“同學少年”的輻射下形成的。而從全詞看,中心意象應該是“獨立寒秋”的“我”,其他意象則是在這一中心意象的“輻射”下形成的。在這里,胸懷博大的看風景人也便成了“風景”,這是一幅氣勢磅礴的“偉人圖”呵!

毛澤東在《沁園春長沙》中,由于選取物象典型,表達意象生動,組合意象巧妙,創造出了高遠的意境,形成了一幅幅壯闊的畫面,使得這首詞具有很強的審美效應。

賞析【二】

萬山紅遍一派壯麗秋景

從美學上講,崇高美表現于外在方面,體現為高大、遼闊、巍峨、宏偉等壯麗景象。德國哲學家康德把崇高分為兩類:數學的崇高,如高山的體積;力學的崇高,如暴風雨的氣勢。俄國著名文藝批評家車爾尼雪夫斯基也說:“一件事物較之與它相比的一切事物要巨大得多,那便是崇高。”孔子也把“大”與崇高聯系起來,贊嘆:“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這種巍峨、博大、壯闊的崇高美,在毛主席詩詞中,以對山川景物的描繪體現得最為鮮明。《沁園春長沙》就是其中最優秀的篇什之一。

這首詞上半闋著重寫景。“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一開始,作者便把自己置于秋水長天的廣闊背景之中。同時也把讀者帶進了一個高遠的深秋境界里。遠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作者不僅看到了眼前岳麓山的楓林,也可能聯想到了北京香山的黃櫨,和祖國無數山岳中由綠變紅的烏柏、水杉、槭樹、槲樹、黃連木……那一重重山,一層層樹,讓自然之神彩筆一抹,暈染得一片嫣紅,比二月笑放的春花還要艷麗,比六月飄舞的彩霞更加瑰奇。近觀:“漫江碧透,百舸爭流。”秋水澄澈,秋江碧波,腳下的湘江,在秋天更加清澈晶瑩,如碧綠的翡翠,如透明的水晶。江面上,千帆競發,百舸爭渡,靜中有動,生氣勃勃。仰視,“鷹擊長空”,萬里無云的秋空,雄鷹奮振健羽,自由飛翔。俯瞰,“魚翔淺底”,因透明而清淺見底的江里,魚群擺動鰭尾,任意遨游。作者以短短四句詩,描繪出一幅立體的寥廓萬里、絢麗多彩的江南秋景,宛如當代著名的嶺南畫派大家關山月濃墨重彩的彩墨山水圖。不愧為“驅山走海置眼前”(李白《當涂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咫尺應須論萬里”(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的大手筆。它與作者的另一首詞《沁園春雪》所描繪的“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北國風光,均是古典詩詞中前所未有的雄奇偉麗的全景式風景畫。

風華正茂一段崢嶸歲月

崇高美表現于內在方面,則為偉大高尚心靈的反映。古羅馬的朗吉弩斯在《論崇高》一文中,就提出崇高是“偉大心靈的回聲”。這首詞的下半闋著重抒情,正是這種偉大心靈回聲的抒發。這種抒發,首先是通過回憶引出的。

“攜來百侶曾游,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作者想起曾和當年的同學和朋友,在橘子洲一帶散步,游泳,暢論天下大事的情景,回憶起那一段難忘的崢嶸歲月。

這首詞寫于1925年深秋。大約是在毛澤東同志離開湖南前往當時革命活動的中心廣州時所寫的。毛澤東同志從1911至1925年,曾數度在長沙學習、工作和從事革命活動。這期間,國內外發生了許多重大事件,如辛亥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十月革命、五四運動、中國共產黨成立等,都是影響世界形勢的巨大變革。這樣的歲月,如歷史群山中聳峙的一座又一座崢嶸的高峰。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在這崢嶸歲月里,作者和他的同學如蔡和森、何叔衡、張昆弟等立志救國的知識青年,正值青春年少,神采飛揚,才華橫溢,意氣風發,熱情奔放。詩人巧妙地化用了《莊子·田子方》中“夫至人者,上窺青天,下潛黃泉,揮斥八極,神氣不變”的意境,來形容新時代的青年從舊思想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自由奔放的胸襟。(揮斥,自由奔放的意思。方遒,正當旺盛有力的意思。過去有人解釋“揮斥”為批判駁斥,“方遒”為專家權威,是不準確的。)

“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這是對“崢嶸歲月”“揮斥方遒”的進一步具體化。面對“萬山紅遍”的美景,他們既贊嘆錦繡河山的壯美,又悲憤大好河山的沉淪。于是,發表激濁揚清的文章,抨擊黑暗,宣揚真理,鄙視當時的“萬戶侯”——軍閥如糞土。在這一時期,毛澤東同志在長沙組織了湖南學生聯合會、新民學會,開辦了平民夜校、文化書社和湖南自修大學,參加了反對袁世凱稱帝、領導了驅逐張敬堯等軍閥的活動。特別是創辦《湘江評論》,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為1921年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在湖南地區做了思想上和組織上的準備。這些既是“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的具體內容,又是寫作這首詞的時代背景。了解這個背景,有助于我們進一步體會詞中閃耀著的革命者崇高心靈的美的光芒。

中流擊水一腔拿云心事

“少年心事當拿云。”(李賀《致酒行》)詩人和同伴們的拿云心事,從“攜來百侶曾游”到“糞土當年萬戶侯”,可說是直抒胸臆,盡情傾吐,如長江大河,滔滔而下,氣勢磅礴,痛快淋漓。在結尾時“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則是采取象征手法,形象地表達了一代革命青年的凌云壯志。

“中流擊水,浪遏飛舟。”一種解釋認為“擊水”為游泳,在激流中奮臂劃水,掀起的浪花甚至阻擋了飛速前進的船舶。我總感覺這一意境與作者贊揚“百舸爭流”的精神不太符合。我傾向于“中流擊水”即“中流擊楫”的轉化。《晉書·祖逖傳》:祖逖“中流擊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大江!”后來“中流擊楫”就成了立誓復興祖國的代詞。在這里正表示詩人要在新時代的大潮里,乘風破浪,鼓槳前進,立誓振興中華的壯志豪情。使人讀后仿佛聽到了一顆愛國愛民的赤心,在怦怦躍動,從而感受到一種偉大胸懷所反映出的崇高美。

我國古典詩詞的藝術表現手法,很講究情與景的交融。劉勰說:“繁采寡情,味之必淡。”(《文心雕龍》)謝榛說:“景乃詩之媒,情乃詩之胚;合而為詩,以數言而統萬形,元氣渾成,其浩無涯矣。”(《四溟詩話》)這首詞較好地達到了情景交融的境界。

前半闋雖著重寫景,卻處處景中寓情。“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既是四周楓林如火的寫照,又寄寓著詩人火熱的革命情懷。紅色象征革命,象征烈火,象征光明,“萬山紅遍”正是作者“星火燎原”思想的形象化表現,是對革命與祖國前途的樂觀主義的憧憬。“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則是作者對自由解放的向往與追求。“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感嘆,則由寫景直接轉入抒懷,自然帶出下半闋的抒情樂章。

下半闋雖著重抒情,但也不乏情中含景之處。“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以崢嶸形容歲月,新穎,形象,將無形的不平凡的歲月,化為一座座有形的崢嶸的山峰,給人以巍峨奇麗的崇高美。“中流擊水,浪遏飛舟”,也是一幅奮勇進擊、劈波斬浪的宏偉畫面。可以說,《沁園春長沙》的崇高美,是以情為經線,景為緯線,交織而成的。它不僅使我們得到欣賞壯麗秋景的藝術享受,也使我們從詩人昂揚熾烈的革命情懷中,汲取奮發前進的信心和力量。

賞析【三】

“自古逢秋悲寂寥”,劉禹錫的這句詩描述了中國傳統文人對秋的態度,所謂“怨女懷春,處士悲秋”,在古典詩文里,“秋”常常用來傳達離別的孤寂,凋零的落寞,宦愁羈旅的痛苦,年華易逝的感傷……寫秋而寫得色*彩絢爛,朝氣蓬勃的,古往今來,寥寥可數,其中毛澤東《沁園春長沙》一闕,氣象闊大,境界高遠,堪稱絕唱。

同是寫秋,為什么毛澤東筆下的秋景能獨標高格,獨領風騷?答曰:時也,地也,人也。

我們先來看看詩人寫作的地理環境。

湘江是湖南最大的河流,全長八百多公里。沿江兩岸風景秀麗,尤以橘子洲久負盛名,春來,水光瀲滟,沙鷗翔集;秋至,柚黃桔紅,一片清香。更兼地勢開闊,四面環水,西望岳麓山,東臨長沙城。在上個世紀初,環境污染還不嚴重,那時漫步橘子洲頭,極目遠眺,“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鷹擊長空,魚翔淺底”的景象,應該基本是寫實的。景能生情,所謂“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詩人得江山之助,故能逸興橫飛,豪情滿懷。

中國的讀書人,自古有登山臨水的傳統。只因登山臨水,游目騁懷,能極大限度地拓展我們的視野,從而使我們可以超越蕓蕓眾生、茫茫塵世,超越狹小的個人空間,昂首天地,將生命人格與精神情感,伸張于無限寥廓的宇宙。所以司馬遷寫《史記》,不僅要讀萬卷書,還要行萬里路,飽覽祖國壯麗山川,其文才能汪洋恣肆,瑰麗雄偉,正是這個道理。

當然,曾在湘江漫步,在橘子洲頭遠眺的詩人何其多矣,為何只有毛澤東能寫出氣勢磅礴的《沁園春長沙》?須知湘江不只是有鷹擊長空,魚翔淺底的壯麗,它也有接天蓮葉,映日荷花的嫵媚;它不只有百舸爭流的豪放,也有漁舟唱晚的婉約;它不只有弄潮兒中流擊水的英姿,也有采蓮女無端隔水拋蓮子的旖旎風光,浪漫故事呀。

自古有非常之人,乃作非常之語,乃成非常之事。毛澤東一生是非功過,且留待后人評說,但他無疑是一位英才杰出之士。少年毛澤東還蝸居偏僻的韶山沖時,已露崢嶸頭角,已見志向高遠。父親為他安排的人生,是去學徒經商,將來作一個精明的買賣人。正所謂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小小的毛澤東,此時已從書中朦朦朧朧了解到外面的世界,他幼小的心靈深處,已開始閃耀著理想的光輝,已開始燃燒起了奮斗的激*情,他哪里甘愿接受父親的安排呢?經過頑強的斗爭,他終于爭取到機會,走出了荒蠻的山溝。他十六歲寫下的《離鄉詩》:“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雖是稚子口角,已見出非凡的胸襟抱負。到長沙后,毛澤東眼界大為開闊,他博覽群書,接觸時事,漸漸明確了以天下為己任的人生理想。故以詩言志,發為聲口,自然立意高遠,氣象宏偉,而不屑為賦新詞強說愁,不屑鴛鴦蝴蝶,雪月風花,作呢呢兒女子語。毛澤東所有的詩詞中,寫到愁的只有五處,其中只有贈給楊開慧的一首《虞美人》:“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夜長天色*怎難明,無奈披衣起坐薄寒中。曉來百念皆灰燼,倦極身無憑。一鉤殘月向西流,對此不拋眼淚也無由。”真正寫得纏綿婉轉,流露出少年初戀的情懷。其它四首詩中的愁,迥異于傳統文人的愁緒,《五古挽易昌陶》:“愁殺芳年友”,并不是無端的閑愁,而是對友人英年早逝的痛惜;《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無端散出一天愁,幸被東風吹萬里”,送別友人,雖有傷別之情,但更多的是對志同道合的友人的期許,令人想到王勃的“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西江月秋收起義》:“秋收時節暮云愁,霹靂一聲暴動”,這愁哪里是愁!分明是一種對艱難時局的憂患意識,一種鐵肩擔道義的責任感。另一首送別楊開慧的詞《賀新郎》:“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侶,”英雄亦有多情日,寫出與愛侶的分別的依依不舍,但這種情感瞬即被另一種更偉大的情感所代替,“憑割斷愁思恨縷,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象臺風掃寰宇,重比翼,和云翥。”在作者的心里,為共同的理想而奮斗,才是愛情的真諦。

在歷史學家看來,時勢造英雄,英雄推動時勢。五四時期是一個風起云涌的時代,這時代為毛澤東提供了一個施展才能的舞臺,而毛澤東,沒有辜負這個時代,他把自己的生命力,淋漓盡致地張揚到了一個極致。偉大的時代的潮流與偉大的英雄人物風云際會,共同譜寫了一首雄偉壯麗的交響曲,而《沁園春長沙》,不愧是這首交響曲中一個激越高亢的音符!


相關文章:

1.沁園春雪隸書書法作品

2.沁園春雪行書書法

3.沁園春長沙隸書書法

4.沁園春雪鋼筆書法作品圖片

5.關于寫景的現代詩:沁園春.嘉峪關

黑龙江22选5奖池 明天涨停的股票*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彩 股票指数英文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 上海明星麻将官网下载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 股票开盘竞价规则 云南麻将卡二条 吉林快三和走势图全图 福建体彩31选七开奖号 全民南平麻将下载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遇乐干瞪眼下载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股票融资融券条件 意甲球队